印企“去印刷化”凸顯轉型趨勢

Soon Grow Enterprise Ltd. High Quality Packaging

印企“去印刷化”凸显转型趋势

中國新聞出版網報記者 左志紅

“從今天開始,再無中國印刷集團公司了……”5月20日,當中國印刷集團公司(以下簡稱中印集團)宣布更名為中國文化產業發展集團公司後,業內人士在微信朋友圈上如是感嘆。

就在此前一天的5月19日,香港上市公司中國威力印刷集團有限公司發佈公告稱,公司擬更名為藍天威力控股有限公司。

《中國新聞出版報》記者發現,這是繼去年多家印刷企業更名後的又一波印企更名潮,且“去印刷化”趨勢都很鮮明。對此,中國印刷技術協會常務副理事長張雙儒直言:“未必都要更名,但轉型勢在必行。”

更名緣於轉型需求

沒有掛牌儀式,沒有嘉賓剪彩,中印集團低調更名。由於中印集團是印刷行業的“國家隊”,更名後成為國內首家以“文化產業”命名的國字頭集團,這不得不讓人特別看待。

兩家公司為何更名?中印集團總經理羅鈞對記者說:“2012年5月集團劃歸中國國新控股公司管理後,國新控股向集團提出向文化產業轉型的要求。當然,集團自身也有轉型意願。”

羅鈞分析認為,此前集團主業為書刊印刷,但出版業面臨數字化和網絡化的衝擊,為之服務的印刷業也同樣受到影響。同時,印刷業競爭也越來越激烈,這就要求必須尋找新的出路,正好文化產業迎來了大發展的好時機。

而中國威力印刷也在公告中提出,新名稱將展現一個嶄新的公司形象,並反映公司策略及集團未來業務發展。這家在廣東省河源市開設了印刷工廠的外向型印企,同樣從出口市場感受到涼意。中國威力印刷的主業為書籍印刷及專用產品(如兒童立體圖書文具)製造,其2013年年報中提到,公司主業表現不斷轉差,除疲弱的市場環境帶來的負面影響外,還由於數碼印刷解決方案的發展、電子書的日益普及。

投資併購如火如荼

“新集團的第一步規劃,是打造二三十萬平方米的文創園區,將文化和創意、科技相融合。”羅鈞如是表述中國文化產業發展集團的構想。

近年來中印集團將印刷主業整合後搬遷至北京郊區,城區僅留下數字印刷業務。而位於城區繁華地帶的北京新華印刷廠、人民美術印刷廠和百花彩印廠的老廠房,則改建成3個文創園區,面積總計近10萬平方米。 “未來,我們還計劃在北京及京外繼續打造文創、科技園區,目前已和南京一家公司初步達成在南京建立科技信息園區的意向。”羅鈞說。

在打造園區的進程中,依托母公司國新控股強大的資金支持,中國文化產業發展集團嘗試在入駐園區的企業中進行投資。在園區之外,這樣的投資併購也在進行,並且積極探索混合所有製。最近投資成立了兩家文化公司,一家以文化圖書策劃和文化旅遊產品為主,另一家主營兒童文化與教育產品,中國文化產業發展集團股權佔比均為34%。

與中印集團轉向文化領域不同,中國威力印刷則致力於“成為一家具創新精神的天然氣供應與分銷商”。

中國威力印刷發布的年報和公告顯示了其在天然氣領域的收購進程。從去年11月至今,中國威力印刷通過使用募集資金,陸續收購了山東、江蘇、遼寧的若干天然氣項目,收購資金少則幾百萬港元,多則5億港元。另外,其對湖北、貴州的天然氣收購項目也在進行中。

印企轉型勢在必行

其實在中印集團更名之前,印刷行業就出現了更名潮。

去年下半年以來相繼有3家印企宣布更名。先是8月中旬香港上市公司新洲印刷集團有限公司更名為新洲發展控股有限公司,隨後,內地上市公司福建鴻博印刷股份有限公司更名為鴻博股份有限公司、雅昌企業(集團)有限公司宣布更名為雅昌文化(集團)有限公司。

印刷企業更名之舉在業內是否具有可複制性?張雙儒認為,印刷術是中國古代四大發明之一,在今天也還有很強大的生命力。這些企業更名後,都在嘗試將印刷和數字化、網絡化以及文化產業融合,探索印刷業的轉型之路。如鴻博在北京建立了數字化印刷基地,開展互聯網彩票銷售業務。雅昌陸續在北京、深圳、上海建立了藝術中心,開辦了自己的藝術書店,成立了自己的電商網站雅昌藝品商城。還有些沒有更名的印企,也在做著同樣的探索。

作者:左志紅來源中國新聞出版網/報)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